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之窗 » 以案釋紀 »

徐某行為是否構成受賄既遂

發表日期:2014-12-02 09:23   來源:本站   被閱讀[]次
      案情簡介
  
  徐某,某市市委副書記。
  
  2009年,徐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私營企業主張某謀取利益,張某提出要感謝徐某。經徐某、徐某之妻沈某與張某商定,由張某以出錢供沈某炒股的方式送錢。隨后,張某到證券公司以自己名義開設賬戶,并存入100萬元,而后將賬號、密碼等資料交給沈某。沈某在炒股中虧損25萬元。
  
  分歧意見
  
  關于徐某行為如何定性,存在兩種不同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中,股票賬戶是以張某名義開立的,案發時錢款仍在張某名下,沒有張某的身份證,徐某夫婦無法取出賬戶中的錢款。鑒于錢款并未實際交付給徐某夫婦,對徐某行為應以受賄未遂認定。
  
  第二種意見認為,沈某實際支配、使用股票賬戶里的錢款且虧損25萬元,表明張某送錢、徐某收錢的行為已經付諸實施并完成,對徐某行為應以受賄既遂認定。
  
  評析意見
  
  筆者贊成第二種意見。
  
  在受賄案件中,對國家工作人員非法收受他人錢款的認定,有人認為應以交付錢款為標準,只有請托人將錢款實際交付國家工作人員的,才能認定其收受他人財物;有人認為應以實際控制錢款為標準,國家工作人員只要對錢款有實際控制的表現,就可以認定其收受他人財物。
  
  第一種意見主張以錢款實際交付為標準,曾長期占據主導地位,但已難適應實踐中的復雜情況。在行受賄手段日益隱蔽的情況下,不利于有效打擊賄賂違紀違法行為。
  
  第二種意見主張以實際控制錢款為標準,更符合當前實踐情況。受賄行為中的實際控制,是指對財物支配、處分的能力,不同于民法上對財物的占有、使用、收益。行為人即便沒有占有財物,但只要擁有對財物支配、處分的能力,就應當認定其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現實中,一些國家工作人員出于種種原因不直接收下他人所送錢款,而是委托對方保管。但是,只要其實際控制錢款,指令他人將錢款用于投資、消費等活動,便與其本人直接處置、使用錢款沒有區別,應認定其收受他人財物。因此,對徐某行為,應認定為受賄既遂,受賄數額為100萬元。
  
  類似的案例常常出現在司法實踐中。例如,在某國企領導王某受賄案中,行賄人李某將準備送給王某的55萬美元存入自己的賬戶,并多次表示王某可以隨時轉存、使用、兌現該款。此后,為幫助王某之子完成存款任務,李某按王某要求,將其中的15萬美元存入王某之子工作的銀行,并表示可直接變更戶名,兌現給王某,王某同意。但直至案發,王某也未將上述55萬美元轉存至自己名下。對此,某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王某要求李某動用其中的15萬美元幫助其子完成存款任務,表明其已具有對該款項的實際控制權,判決認定王某受賄55萬美元。
  
  認定此類問題需注意的是:首先,請托人所送錢款為特定物,國家工作人員對部分錢款具有實際控制表現的,應全額認定受賄。如上述案例中,張某將100萬元存入股票賬戶,李某將55萬美元存入銀行賬戶,相關錢款是專門用于送給國家工作人員并單獨存放的特定物,國家工作人員對收受這些錢款具有概括性故意,應全額認定受賄。
  
  其次,對錢款為非特定物的,不宜全額認定。例如,請托人口頭表示要送給國家工作人員500萬元,但并未單獨存放或專門管理,國家工作人員要求其用20萬元代自己進行股票投資后,請托人從所在公司臨時調用20萬元。這種情況下,請托人承諾送出的錢款是否存在、能否兌現等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不宜全額認定受賄數額,而應以行為人實際控制、動用的部分認定。
  
  最后,對國家工作人員既沒有收受請托人所送錢款,也沒有實際控制表現的,不宜認定受賄。例如,請托人表示要送給國家工作人員100萬元,國家工作人員以錢先放在請托人那里等理由婉拒,但直到案發也沒有動用。由于行為人缺乏受賄的故意和行為,不宜認定其受賄。
  
   (作者單位:中央紀委案件審理室)
  
上一篇:10年受賄600余次 瘋狂“賣官”近百次 … 下一篇:淚灑黃昏,何處夕陽紅—福建省將樂縣衛生局原…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