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之窗 » 以案釋紀 »

小吏耍大權 貪欲終焚身 —福建省浦城縣城管大隊原副大隊長黎忠議違紀違法案件剖析

發表日期:2014-12-01 17:26   來源:本站   被閱讀[]次
 福建省浦城縣城管大隊原副大隊長黎忠議,雖說是該縣住建局一個小小的股級干部,但其擁有的“權力”卻不小。
  
  他架子很大,普通人找他辦事很難,縣里的一般干部都不入他的眼;他江湖義氣十足,與社會上的人稱兄道弟,過足大哥癮;他也有“俠骨柔情”,為了情人,不惜違背道義,破碎家庭。
  
  他斂財“有方”,在短短數年間利用查處違章建筑執法權,收受違建戶賄賂款200余萬元,其“有所表示就沒事,沒有表示就拆房”的辦事原則,最終將自己送上了違法犯罪的不歸路。
  
  追求金錢 急功近利
  
  1985年,年僅22歲、高中文化程度的黎忠議被浦城縣市政工程隊招收為集體工人,次年12月,他進入縣城管大隊工作。至此,他的一生就與城市建設與管理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先后任城管大隊副中隊長、中隊長、副大隊長、大隊長、拆遷工程處副主任,后又復任城管大隊副大隊長(主持工作)。
  
  在工作中,敢想敢說敢干的黎忠議也曾用自己的智慧、汗水為城市規劃管理和市容市貌建設做出了一些成績,多次被評為省、市、縣先進工作者,得到上級領導的認可。然而,急功近利、追求金錢的思想使其沒有把握好人生的正確方向,導致自己誤入歧途。
  
  上世紀90年代末,作為福建海西綠色腹地“北大門”,浦城縣提升城市品位、加大城市建設力度的任務迫在眉睫。1997年6月,黎忠議兼任了愛民市場拆遷工程拆遷組組長。經建委主任同意,他以每平方米10元的價格承包了愛民市場的拆遷工程,其后,又以每平方米18元的價格轉包給溫某等人。由于該項目拆遷難度大,建委決定補貼溫某等人5.3萬元。當年7月31日,黎忠議代表愛民市場改建工程指揮部與溫某簽訂了拆遷房屋協議書。協議簽訂后,在結算轉包費時,黎忠議又同溫某協商,扣留了2萬元據為己有。
  
  身為城管大隊大隊長的黎忠議深諳官場“潛規則”,1996年至2001年,他每年都會讓財務人員以辦公樓租金的名義,從財務賬上提取現金近3萬元用于向有關單位領導拜年。
  
  2003年,因利用職務之便,占有他人拆遷補償款和揮霍浪費公款,黎忠議被浦城縣監察局給予行政降級處分,被免去城管大隊大隊長的職務,安排到拆遷工程處工作。
  
  金錢蒙眼 貪欲再生
  
  2003年,在浦城縣城市規劃中地位十分重要的江濱二期拆遷工程動工了。
  
  身為拆遷工程處副主任的黎忠議在工作中再次表現出了能干、肯干、狠干的特點,別人拿不下的釘子戶,他軟硬兼施、出面幾次就搞定了,使得整個江濱二期拆遷工程順利進行,較好地完成了拆遷補償和安置任務。黎忠議也因此成了領導面前的“紅人”,在城市建設這一領域,縣里領導將一些感覺棘手的問題直接點名讓他辦。他也能不負重托,讓很多事情迎刃而解。
  
  2009年7月底,黎忠議被重新安排到城管大隊擔任副大隊長一職并主持工作,掌管起全縣違章建筑的生殺大權。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浦城縣房地產行情暴漲。2009年以后,違章建房開始盛行。違建的房子能否蓋得成,主要看黎忠議管得寬還是嚴。因此,求黎忠議手下留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人越來越多。
  
  私營企業主陳某為了搭建幾百平方米鋼架屋做家具城,也為自己今后的違建行為尋求保護傘,便通過關系找到黎忠議,請他關照。2009年8月的一天,陳某約黎忠議出來喝茶,在他的寶馬車上塞給了黎忠議一個裝有4萬元錢的塑料袋,黎忠議推辭一番后便收下了。自然,陳某的鋼架屋也順利搭成。之后兩次,黎忠議又收了陳某5萬元現金,陳某的違法建房同樣得到了“關照”。
  
  陳某是黎忠議再次擔任城管大隊負責人后的第一位行賄者。據黎忠議供述,他第一次收錢的時候心里很害怕,但對金錢的渴望最終攻破了他的防線,抱著僥幸心理繼續收取違建戶的錢和物,抱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錯誤觀念不能自拔。
  
  2013年4月,浦城縣城關鎮居民李某計劃將岳父家的老宅拆了重建,縣住建局審批同意建兩層樓。但其在建設時違章加蓋,城管大隊執法人員發現后立即查處。李某通過關系找到黎忠議,請他在查處時予以“關照”,并承諾送錢給他。當年7月的一天,黎忠議聯系李某,稱自己看中了一套紅木家具,約李某一起去看看。在家具店,李某看到這套家具價格在15萬元左右,當場就表示這筆錢由他出。不久,李某就湊齊15萬元,分兩次交給了黎忠議。最終,李某岳父的老宅順利建了6層小樓。
  
  黎忠議對當地違建戶“盯得很緊”,一發現有違建現象就讓執法人員到場“制止”,因此違章建筑很難建起來;但是,如果違建戶“有所表示”,黎忠議就會交代手下“象征性執法”,比如下達一個處罰通知書或推倒一面墻,在地下打個洞等,之后便對違建行為聽之任之。紀檢監察機關帶走黎忠議調查的當天,他身上還揣著違建戶給他的5萬元現金。
  
  根據紀檢監察機關調查的事實,黎忠議擔任城管大隊副大隊長期間,40余次收受違建戶賄賂,金額達到200多萬元,送錢者包括自家建房的居民、承包工程的包工頭、房地產開發商等。
  
  東窗事發 異地受審
  
  早在2006年,黎忠議就背叛了他的妻子,同有夫之婦李某有了感情,確定了情人關系。
  
  2006年6、7月間,在黎忠議的鼓動下,李某湊齊了90多萬元放債,結果虧空了50萬元。黎忠議為了彌補李某的損失,打了一張180萬元的欠條給她。據黎忠議供述,2005年,他曾多方集資高息放貸,結果血本無歸,常被人逼債。他向李某打欠條,是想在被人追債的時候可以堂而皇之地告訴別人,他現在欠了一屁股債,真的沒有錢還;也為了給李某一份心理上的保障,有這么多欠款,可以牽制得了他,更是為了能夠在和妻子離婚時分得財產。2009年,雙方解決了家庭的后顧之憂,他們正式以“大哥”、“大嫂”的身份出雙入對。
  
  2009年以后,黎忠議瘋狂斂財,每年春節都送李某及其女兒壓歲錢、零花錢,出資幫她買車、購房,通過各種關系幫她辦茶樓、開酒莊等等,遇到特殊節日,贈送金銀首飾更是不在話下。當然,作為回報,李某除了給他女人的柔情蜜意,購買高檔服飾鞋帽讓其享受之外,也用自己“大嫂”的身份為他瘋狂斂財提供了方便之門。
  
  作為“大嫂”,她的酒莊成了“兄弟”們的聚點,一些送禮者也找到去處,有的直接把錢送到酒莊由“大嫂”代為保管,有的干脆以買酒的名義,預先把大筆酒款付上,其實也沒準備要去提酒。據黎忠議供述,近幾年來花在李某身上和李某收受的錢物折合人民幣共計150萬元左右。
  
  黎忠議對自己以權謀私、非法斂財的行為也是膽戰心驚、如履薄冰,但是他僥幸地認為自己是福相,會沒事的。2012年下半年以來,浦城縣環境衛生管理所原所長祝某因受賄問題被檢察院立案調查后,為了制造清正廉潔的表象,他大張旗鼓地對違章戶進行退錢。但事后,當別人把錢重新送來的時候,他又暗暗地收下,可以說是膽子越來越大。直到2013年9月份,他身邊的一些“兄弟”因行賄問題,陸續被檢察院傳去問話后,黎忠議還在做著串供逃避追責的白日夢。他特地把身邊的4個“兄弟”召集在一起商討如何對付相關部門的調查,以“老大”的身份交代:就算進去后,也不要把他供出來。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2013年下半年,浦城縣紀委、監察局不斷接到群眾舉報,反映黎忠議有嚴重的經濟問題。縣紀委、監察局多次組織人員初查,在掌握其有重大受賄問題后,第一時間向南平市紀委匯報。南平市紀委、監察局考慮到案情較為復雜,如果在當地調查,可能阻力較大,不易查清,果斷決定由浦城縣監察局立案,南平市紀檢監察機關提級異地辦案,南平市和浦城縣兩級紀檢監察機關聯合查辦。
  
  目前,黎忠議的違紀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等待他的,將是法律公正的審判。

鏈接@辦案者說:
.

  黎忠議的腐敗問題除了他自身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偏離,沉迷于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外,相關部門對他缺少監管也是重要的原因。黎忠議能“帶病”重新啟用、重用,與該縣領導用人失察之責脫不了干系。
  
  黎忠議案提醒我們,再小的崗位也要將其置于制度的管控之下。應當切實制定和完善科學量化、可操作性強的績效考核體系,用制度管人管事管錢;通過開展民主評議,將具有行政審批權、執法權的負責人列為評議對象,將相關信息在媒體公布,接受社會各界監督。要落實好相關責任倒查問責機制,使有關人員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
  
  該案也提醒我們,干部要切實增強廉潔自律意識,筑牢拒腐防變能力,實實在在做人做事,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不要心存僥幸,要懂得知足常樂,防微杜漸。腐敗也許從一瓶酒、一餐飯或是一沓錢開始,我們要慎重對待,“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干部必須要講得了原則,守得住底線。而對用人失察的問責,也該同時進行。

上一篇:淚灑黃昏,何處夕陽紅—福建省將樂縣衛生局原… 下一篇:羅某行為是否構成貪污違紀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