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之窗 » 以案釋紀 »

羅某行為是否構成貪污違紀

發表日期:2014-12-01 17:21   來源:本站   被閱讀[]次
       案情簡介
  
  羅某,中共黨員,A村村干部,1998至2005年間負責土地繪圖工作,2005年起負責村里賬目核算。
  
  1999年農村二輪土地承包期間,羅某將體弱寡居的嬸嬸沈某承包的0.708畝土地直接劃到自己和弟弟名下,三人約定“沈某由羅家兄弟扶養,沈某的財產由羅家兄弟繼承”,因此沈某的名字便沒有載入田繪圖。不久,羅某在繪制該村土地田冊時,發現因人口自然消亡村里剛好多出0.708畝機動田,便將這部分土地劃到了沈某名下,并在田冊上繪制。2004年,沈某去世。2006年,沈某的土地被當地政府征收修建公路,補償價格為每畝3.5萬元。羅某故意制作單據,授意母親何某向村里領取沈某的2.45萬元土地征用補償費交由自己和弟弟均分。
  
  分歧意見
  

  非法占用土地違紀行為,是指違反相關法律法規,非法占用土地的行為。本案中,關于羅某行為構成非法占用土地違紀并無異議,分歧意見的焦點主要在于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有的意見認為羅某多占土地所產生的收益包括土地征用補償費,都屬于非法占用土地行為的衍生,其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的行為不單獨構成違紀;有的意見認為,羅某非法占用土地的行為是為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做準備,兩者構成牽連關系;有的意見認為,羅某行為分為兩個階段,兩個階段的行為雖有關系,但不具有必然聯系,屬于兩個獨立的違紀行為。
  
  二是:如果認定羅某行為屬于兩個獨立的違紀行為,那么關于其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的行為,有人認為構成職務侵占違紀,因為本案中羅某的身份是非國家工作人員;而有人則認為構成貪污違紀,因為羅某在村委會中從事了土地征用補償費的管理工作。
  
  評析意見
  
  (一)羅某行為屬于兩個獨立的違紀行為
  
  本案中,羅某行為分為前后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利用分管土地繪圖的職務便利使自己家多占了0.708畝土地,另一個階段是利用負責村里賬目核算、計算土地征用補償費的職務便利,故意制作單據并授意母親領取土地征用補償費。我們認為,這兩個階段的行為屬于兩個獨立的行為,具體理由如下。
  
  一是羅某前后兩個行為具有兩個不同的違紀故意。本案中,羅某前一行為具有的是非法占用土地使用權的故意,而后一行為具有的則是侵吞土地征收補償費的故意。
  
  二是不能簡單地認定羅某非法占用土地是為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做準備。雖然羅某的兩個行為之間具有一定的聯系,非法占用土地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為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創造了條件,但從案情看,在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前,羅某非法占用土地長達7年多,沒有證據表明,其在1999年非法占用土地時就預料到這塊土地將來會被征用,也就無法證明,羅某在非法占用土地時就有將來要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的想法。因此羅某在將0.708畝土地劃到沈某名下時的違紀故意只有一個,就是非法占用這部分土地歸自家使用,并不是為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做準備。
  
  三是不能簡單地將羅某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的行為視為非法占用土地行為的自然衍生。按照農田的基本功能,如果僅僅是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耕種,那么由此產生的收益屬于非法占用行為的衍生,一般不宜強行分割這兩種行為。但在本案中,羅某瞅準政府修建公路征收土地的時機,故意制作單據并授意母親領取土地征用補償費,這顯然是非法占用土地之外的一種獨立的違紀行為。
  
  綜合上述三個方面的原因,我們認為,羅某兩種行為之間雖有一定的聯系,但互相獨立,并不相互依存。羅某非法占用土地是一個獨立完整的行為,同樣他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也是一個獨立完整的行為,其非法占用土地的行為只是為后來的侵吞行為提供了某種便利,但羅某完全可以不實施接下來的侵吞行為。因此,對其行為應認定為兩個獨立的違紀行為。
  
  (二)羅某侵吞土地征用補償費的行為屬于貪污而非職務侵占
  
  貪污違紀行為,是指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行為。
  
  職務侵占違紀行為,是指企業(公司)或者其他單位中的非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的行為。
  
  貪污違紀行為和職務侵占違紀行為的主要區別在于主體要件的不同,前者是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后者是企業(公司)或者其他單位中的非國家工作人員。本案中,羅某身為村干部,似乎是非國家工作人員。但是,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黨紀處分條例》)第九十五條規定,農村黨組織、社區黨組織和村民委員會、社區居民委員會等基層組織中的黨員從事土地征用補償費管理工作,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依照《黨紀處分條例》第八十三條規定處理,即按貪污違紀處理。
  
  本案中,負責村里賬目核算的羅某,自造單據,授意母親向村里領取沈某的2.45萬元土地征用補償費,表明其從事土地征用補償費管理工作,其行為構成貪污違紀。
  
  綜上所述,羅某行為屬于兩種違紀行為,分別構成非法占用土地違紀和貪污違紀。對其應按照《黨紀處分條例》第二十五條“一人有本條例分則中規定的兩種以上(含兩種)應當受到黨紀處分的違紀行為,應當合并處理”的規定追究黨紀責任。
  
   (作者單位:浙江省臺州市紀委)
上一篇:小吏耍大權 貪欲終焚身 —福建省浦城縣城管… 下一篇:錯愛讓他“馬失前蹄” —江蘇省淮安市生態新…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