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之窗 » 以案釋紀 »

錯愛讓他“馬失前蹄” —江蘇省淮安市生態新城原黨工委書記曹華富受賄案剖析

發表日期:2014-12-01 17:14   來源:本站   被閱讀[]次
       近年來,江蘇省淮安市為推動城市發展,決定在現有主城區與老城之間規劃建設一座生態新城,為淮安市民繪出一幅美好藍圖。然而,新城未起人先倒,生態新城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曹華富,在新城建設如火如荼之時,卻被親情絆倒,因貪腐落馬……
  
  2014年5月16日,曹華富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從“干事創業”到“權錢交易”的墮落
  

  曹華富,研究生學歷,1982年2月分配至淮安市住宅建筑公司工作,1984年10月,26歲的他出任市建工辦副主任,由此步入仕途。
  
  憑著過人的學識和踏實肯干的勁頭,曹華富的仕途一路平步青云,相繼擔任淮安市房管局局長、規劃局局長、生態新城黨工委書記等多個職務,在重權部門任職30年。曹華富在擔任市規劃局局長期間,帶領班子成員完成了淮安市“十二五”城市總體規劃修編工作。之后,在擔任生態新城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期間,曹華富又承擔了江蘇省第十八屆省運會部分比賽場館建設、國家生態示范居住區建設以及里運河文化長廊等重要建設任務,每年融資近60億元,為淮安城市的現代化建設立下汗馬功勞,被建設部表彰為“先進個人”,也成為下一屆副市長的熱門人選。
  
  作為一名功績赫赫的專家型領導,曹華富一直自視甚高,自詡為“智慧型干部”。
  
  然而,隨著職務的升遷,手握房管、規劃、新城建設等重權的曹華富,看到所接觸的老板們資產豐厚、生活奢靡,心態漸漸失衡,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的“智慧”用到了邪路上。曹華富在懺悔書中寫道,跟這些沒有多少能力和水平,靠某種機遇發家的老板相比,人家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而自己工作如此出色又手握重權,生活卻不能富貴安逸。
  
  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改變,使得曹華富心中奉獻與索取的天平失衡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曹華富開始用專業能力撈起了錢,或直接收受他人錢財,或投資入股,或自辦企業,手段越來越多,數額越來越大。
  
  曹華富喜歡靠“智慧”賺錢。淮安市某房地產開發企業,還同時經營著一家小額貸款公司,曹華富別出心裁,以用手中公權方便其公司辦事為餌,從這家企業的小額貸款公司“借貸”100萬元,再回投到這家企業的房地產項目上,空手套白狼,心安理得地賺取高額“息差”。當然,這家企業也在曹華富“照顧”下,經營得順風順水。這個表面風光的“政治明星”就這樣罔顧法紀,用所謂的“智慧”大搞權錢交易。
  
  被查處后,曹華富如夢方醒:“我所謂的‘打理’家產不過是利用職權賺取灰色收入,對于罪與非罪沒有認識清楚,存在僥幸心理,一直認為市委、市政府把那么重要的工作交給我,應該不會查到我頭上。事實上,我是一邊干事情、一邊犯錯誤。”
  
  從“愛子情深”到“隱蔽謀利”的錯愛
  
  曹華富違紀違法事實中分量最重的,是利用職權為兒子謀取不正當利益上百萬元。
  
  曹華富自幼家境貧寒,小時候為賺錢補貼家用,打過河工、制過磚坯、卷過鐵皮、干過木匠,嘗盡了生活艱辛,兒時被誤診為骨癌,差點被親人遺棄。天資聰穎的曹華富,很早就勵志要通過努力改變命運。在恢復高考的第二年,曹華富作為全鄉唯一的大學生被南京建工學院錄取,畢業后分到淮安住宅建筑公司工作。出人意料的是,33歲,他再次被誤診患癌癥。這次,是家庭給了他溫暖,支撐他走出低谷。
  
  曹華富對親情有著超乎常人的眷戀,他在被查后首先想到的是家庭。他平時對妻子百般呵護,對兒子的溺愛更是盡人皆知。兒子在飯桌上說想吃什么,他立即丟下筷子上街去買。兒子在美國讀書期間,他每天都要給兒子打電話,一天不聯系,一晚上都睡不著覺,溺愛到了極點。夫妻恩愛,舐犢情深,原本無可厚非,可扭曲的溺愛最終讓曹華富將珍貴的親情轉化為隱蔽謀利的借口。
  
  開發商周某為了讓容積率提高,找到曹華富,甩出10萬元求他行個方便。一開始,曹華富斷然拒絕。然而,提前做足了功課、摸準了脈門的周某很快變招。周某提出可以為曹華富兒子提供留學美國的費用30余萬元。扭曲的溺愛讓曹華富最終鋌而走險。
  
  看清了曹華富的軟肋,地產商李某為承接生態新城綠化工程又投其所好,讓其兒子到自己在美國的公司“掛職”,每月領取數千美元的工資。對此,曹華富心知肚明,想到對兒子有好處,他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李某也百般“照顧”。
  
  除此之外,為了讓兒子生活得“體面”,曹華富還主動要求有求于他的地產商李某、戴某,在兒子女友家屬來江蘇游玩時全程接待,并縱容女方家屬收受李某所送貴重女款手表一塊、戴某所送價值近30萬元的玉石3塊。
  
  所有的付出終究需要回報。在新城建設中,那些為曹華富兒子付出過的地產商,無不利益均沾,賺得盆滿缽滿。
  
  “禍患常積于忽微,智勇常困于所溺”,為了兒子,曹華富徹底墜入了貪腐的深淵。
  
  從“蒼蠅”到“碩鼠”的演變
  
  案發后,曹華富懺悔道:我一直在有權的部門,從兩條煙、兩瓶酒,到一盒冬蟲夏草,再到一沓現金,猶如溫水煮青蛙般自我墮落,漸漸失掉了廉潔的防線。
  
  其實,早在1997年,時任市房管辦副主任的曹華富,就因接受房產企業安排的旅游、購物卡等問題受過黨內警告處分。他當時很受震動,將處分決定掛在家中的墻上警示自己。然而,沒有影響升遷的處分無關痛癢,隨著手中權力越來越大,曹華富在“為親人多謀幸福”錯誤思想的引導下,很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疼”,嘴上掛著清正廉潔,私底下卻變本加厲斂財。
  
  曹華富長期在工程建設領域工作,在建筑行業擁有較大的自由裁量權。而在當地,該行業由于制度缺失、監督疲軟,“潛規則”盛行,有求于他的老板特別多。曹華富的墮落就是從這里開始的。早在1998年,當地一位房產公司經理宋某,自稱是他的表姐,逢年過節就給他送上巨額節禮。剛開始,曹華富惶恐不安,不敢收。但這位女老板輕松的一句“你放心,我們是什么關系,我能害你嗎?”如此這般,就輕松攻破了他看重親情的心理防線。直至2013年,曹華富先后收受宋某節禮累計達22萬元之多。盡管對親人“關愛備至”,但當其東窗事發之時,恰恰就是這位“不害他”的宋某,首先在詢問時交代了與他之間的不正當經濟往來,為案件突破奠定了“基礎”。
  
  2006年,曹華富出任淮安市規劃局局長,2009年主政生態新城建設全局。曹華富很快養成了大事小事“一言堂”的霸道作風,當一把手時間一長,自然是膽子越來越大、手越伸越長,在貪腐路上越陷越深,從一個身帶病菌的“蒼蠅”演變為大肆斂財的“碩鼠”。
  
  2014年5月16日,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曹華富受賄案。曹華富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構成受賄罪。鑒于其主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且有檢舉揭發他人犯罪的行為,依法對其減輕或從輕處罰。最終,曹華富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編后:
  在曹華富違紀違法事實中,其大多數斂財動機是為了自己的兒子能夠活得“體面”。作為一名身兼要職的領導干部,曹華富就這樣迷失在對親人的溺愛之中,害己害子,讓人扼腕。
  
  領導干部應該如何看待為子女“施愛”?這考問干部的親情觀,更考問干部的權力觀。領導干部是承擔公職、掌握公權的特殊公民,必須時刻保持清醒。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領導干部珍惜親情、疼愛子女,是人之常情,但應該言傳身教、嚴格要求、促其成才,努力把服務人民、奉獻社會的智慧和精神傳遞給他們,而不能將珍貴的親情變異為貪贓枉法的理由。
  
  曹華富一案,暴露的最大問題還是當地建設、規劃行業監管的缺失,這從客觀上放任了重要崗位上領導的濫權,導致行業“潛規則”盛行。在當今全國各地城鎮化建設穩步推進,各領域深化改革方興未艾之際,應當對重要崗位切實制定和完善科學量化、可操作性強的績效考核體系,用制度管事管人。此外,還應通過開展民主評議,將具有行政審批權的崗位責任人列為評議對象,讓其事權在社會監督下運行。同時,更需建立有行業針對性的崗位廉政教育和警示教育機制,落實好相關責任倒查機制,確保干部在干事過程中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
  
上一篇:羅某行為是否構成貪污違紀 下一篇:張某行為是否構成貪污—挪用公款存入銀行占有…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