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之窗 » 以案釋紀 »

“日進斗金”卻丟掉人生

發表日期:2014-12-01 17:03   來源:本站   被閱讀[]次
       他是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近年來被查處受賄金額最大的科級領導干部。他在2011年至2013年任職期間,多次索要、收受他人及有關單位的款物共計550多萬元,可謂“日進斗金”。
  他一邊道貌岸然大講廉潔自律,一邊卻在私下唯利是圖大搞權錢交易。他最不怕“出事”,卻最終被自己的貪欲絆倒,滿盤皆輸。
  他就是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水利局原黨組副書記、局長廖源東。

“日進斗金”卻丟掉人生
——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水利局原黨組副書記、局長廖源東受賄案剖析
鄭慧婷

  信念動搖——好干部起了貪念
  
  廖源東出身農民,在黨的培養教育和自身努力下,從基層一個普通辦事員做起,先后擔任賓陽縣思隴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黨委書記和大橋鎮黨委書記等職務,也正是因為他在此期間踏實肯干、廉潔奉公,黨組織又任命他為縣水利局黨組副書記、局長。
  
  有了更大的展示平臺,廖源東的人生發生了轉折,只不過這個轉折讓他日后追悔莫及。
  隨著職位的變遷,廖源東手中工程項目多了,他自然成為包工頭們爭相獻媚的“紅人”。吃請玩樂、推杯換盞,廖源東原本以為只是走走過場的工作應酬,可沒想到時間一長,包工頭們一擲千金的“瀟灑”和想要什么有什么的“無所不能”,讓他的理想、信念產生動搖,他開始羨慕起錦衣玉食的生活,對于包工頭們獻上的“殷勤”習以為常,對其送上的禮金禮品也照單全收。廖源東覺得這個領導當得很有“面兒”。
  
  心理失衡與價值錯位,讓廖源東對單位組織的廉政教育和黨紀學習心生反感,總是借故推托。漸漸地,習慣“說了算”的廖源東連紀律也不放在眼里。在他看來,枯燥的說教與刻板的紀律,都不如交幾個“樂善好施”、“手眼通天”的朋友來得實在。廖源東的“朋友”越來越多,他很享受這種大筆一揮,就能帶來富足和新奇的生活。
  
  廖源東越陷越深,只要包工頭給他送上足夠數額的金錢,工程款撥付多少都由他一個人說了算。他對金錢的渴望如此強烈,為了能獲取更多的金錢,他違背黨性原則、不顧黨紀國法,將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變成了待價而沽的商品。
  
  “日進斗金”——他牢牢把控辦事者的“命門”
  
  廖源東擔任縣水利局黨組副書記、局長期間,正值中央投資政策向水利工程傾斜,賓陽縣爭取到了不少投資項目,廖源東為此付出不少。
  
  然而,廖源東為縣里爭項目的背后,心里卻打著“小算盤”,他太明白這些項目里蘊含的“商機”。
  
  2011年初,在賓陽縣從事水暖器材經營的老板廖某,看著同行在廖源東的“照顧”下,生意風生水起,他也想找機會與廖源東“培養”下感情。一來二去,廖某也得到了些小項目。然而,廖某顯然不了解廖源東的胃口。事后,廖源東找來廖某說:“你的項目是我批的,以后這種指定給你的項目你要返還10%的好處費。”廖某蒙了,他的經營利潤如果按這樣算,將會少得可憐,甚至會虧本。猶豫再三,廖某硬著頭皮拒絕了。廖源東很生氣,他覺得廖某很不識趣。此后,他以各種理由對廖某百般刁難,對廖某的項目也收得很緊。沒有了新項目,眼看著生意越來越難,廖某“低頭”了。從2011年9月至2012年底,廖某分4次送給廖源東45萬元好處費,他的生意才漸有起色。
  
  2011年5月至2012年春節前后,廖源東向承攬縣水利有關工程的包工頭胡某提出按“點數”給“贊助費”的要求。在此之前,廖源東經常對胡某所包的工程項目挑刺、刁難,有時還遲遲不按規定時間撥款,胡某苦不堪言。這次廖源東主動提出要求,胡某不敢得罪,趕忙答應。廖源東終于有了笑臉,他撥款不再拖拉,而胡某先后三次送給廖源東“贊助費”共29萬元。
  
  2011年底,廣西潤宏水利水電勘測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某找廖源東簽批申請撥款事項,廖源東開門見山:“以后我簽字給你們的設計費要按總數的10%返還給我。”張某一時沒反應過來,反復跟廖源東說做設計不容易,能否少給一點。廖源東見他討價還價很不高興,干脆將“玄機”點破:“要不以后你們少做點項目,反正現在找我的設計單位也不少。”張某再無話說,只能順從。在之后一年多時間里,張林先后4次送給廖源東設計費回扣款共計40萬元。
  
  2011年至2013年,短短兩年零5個月時間內,廖源東利用職務便利瘋狂斂財,共收受30多名包工頭、相關公司負責人賄款約550多萬元。廖源東私下還對家人炫耀,如果扣除法定節假日、雙休日、公休日,按正常工作日算,自己每天都進項萬元,可謂“日進斗金”。
  
  邪不壓正——他機關算盡卻難逃法網
  
  廖源東的許多違紀違法行為都是披著合法的外衣與有求于他的包工頭們進行的,具有很強的隱蔽性。他在參與工程建設招投標工作中,表面上看內容和程序都合法,嚴格按照有關制度和程序操作,工程項目立項后都進行過公開招投標,工程款撥付時相關部門也進行了審核,表面上看都沒問題。但是,在這“合法”的背后,廖源東還是鉆了制度不夠健全、執行不夠嚴格的空子,利用他掌握最后決定權的砝碼,與有求于他的包工頭事前談交易、講“行規”,幾乎每一項工程、每一筆撥款都是私下講好價錢,才會走程序予以辦理,而一些放不到臺面上的“暗錢”則流入他的腰包。

  廖源東自認為掌握包工頭們的“命門”,曾經最不怕的就是“出事”。廖源東對有求于他的包工頭大肆索賄,提出的要求很少遭到拒絕。對于個別不同意或有情緒的包工頭,他會找出各種借口故意刁難,迫使這些人不得不拿著更大的“實惠”來到辦公桌前求他。正因如此,很少有包工頭敢舉報廖源東。
  
  廖源東在領導、同事面前從不露富,平常也道貌岸然地大講廉潔自律,但私下卻是另外一副唯利是圖大肆受賄的面孔。為了掩人耳目、逃避監督,廖源東使用親屬名字在多個銀行開設多個賬戶,隱藏贓款達300多萬元。
  
  2013年5月,賓陽縣檢察院在查處縣水利局水利建設站站長卓臻峰、工程師謝偉涉嫌受賄案中,發現縣水利局局長廖源東涉嫌重大受賄犯罪。之后,賓陽縣紀委、檢察院分別對其展開調查。
  
  調查期間,縣紀委和縣檢察院同志到縣水利局開會動員涉案人員主動投案交代問題,廖源東主持會議,振振有詞地責令涉案人員積極退贓,表示堅決反對腐敗,全力支持案件調查。而在辦案人員找其談話時,廖源東卻百般抵賴,甚至玩失蹤把戲。后來,見事情躲不過了,廖源東甚至花大價碼,想通過賄賂辦案人員的辦法達到掩蓋罪行的目的。
  
  邪不壓正。廖源東機關算盡,最終難逃鋃鐺入獄的下場。2013年12月27日,賓陽縣紀委給予廖源東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鏈接@案例警示:
  
  近年來,工程建設領域腐敗案件頻發,“工程上馬,干部下馬”的現象引發社會高度關注。 廖源東案是一起典型的職務犯罪案件,其放松對自己人生觀、價值觀的改造,崇尚金錢至上的法則,是其墮落犯罪的主要原因。但同時,監督不力、制度不完善等客觀因素,也是其犯罪的誘因。從此案查找廖源東蛻變的深刻教訓,對預防職務犯罪有著重要意義。
  
  警示一
  反腐倡廉教育要落到實處。廖源東把反腐倡廉教育當作“耳邊風”,自以為當了領導就可以我行我素,在臺上大講廉政勤政,常以教育別人者自居,而把自己擺在了受教育行列之外。小節不守,大節難保。廖源東思想滑坡、蛻化變質,最終滑入腐敗的泥潭。反腐倡廉教育應當深入開展,而且更應該具有針對性地開展,而不能“廣而告之”、“千人一面”,尤其針對領導干部,更要提醒、引導其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念。
  
  警示二
  制度執行機制要健全。賓陽縣水利局各項規章制度不能說不齊全,但廖源東作為單位的一把手,大權獨攬,沒有人敢對其監督。在工程建設領域,制度規范固然重要,但如何有效執行和管理更為重要。廖源東受賄隱蔽數額巨大,根本原因就在于制度規范流于形式,缺乏有效監督機構和管理體制。監察機關盡管參與重大工程項目的招投標過程,但只是對其執行程序進行監督,而對于其背后的暗箱操作則無法做到有效防范。因此,從制度環節入手,加強和規范工程建設領域各個環節的操作流程,形成相互銜接可以追責的監管鏈條至關重要。
  
  警示三
  權力監督要到位。廖源東作為一把手,搞“一言堂”、“一支筆”,在權力監督上出了嚴重缺位。同時,一把手相對獨大的權力,致使《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以及相關黨內民主制度在縣水利局沒有得到真正貫徹落實,一些苗頭性、傾向性問題不能引起重視。正因如此,在過去短短兩年間,賓陽縣水利局相關水利所集體私分公款、水利局部分領導及下屬部門干部集體受賄的窩案、串案接連被查處,涉案人數眾多,涉案金額巨大。
 

上一篇:張某行為是否構成貪污—挪用公款存入銀行占有… 下一篇:張某行為是否應認定為介紹賄賂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